我很紧张,非常非常的紧张

2012年7月17日(星期二) 晚上6:12

已是深夜了,却还丝毫没有睡意,因为我决定向你表白,我喜欢你。

喜欢你很久了,却一直没敢开口,我怕被拒绝。高三的时候,总是盯着电视机屏幕前的倒计时牌,暗暗地发誓要在6月8号高考结束那天站在校门口,对你说我喜欢你。可是,我却没有了勇气。高考时,尤其是答语文的时候,突然就想到了你,和我曾经暗暗许下的誓,然后,下午我来的比较早,就看见了你。我假装去取矿泉水,藏在树后面不让我看见你的正脸,我怕自己会紧张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祝福你能考上农大。我在心底默默对上帝说:让这个小姑娘愿望成真吧!

前几天返校查看补录的情况,牟天之前已经告诉我没有我了,我却坚持要来。还穿了一条扎眼的白色长裤。我坐在小树林前的长椅上,是想回忆。回忆那难忘的高中,回忆我那些矫情的“伤感日子”,回忆我左前桌的你。我一下子就从操场上望见了那个晚自习的第一节下课,我一个人失落的不知什么原因的在操场上跑圈,你和龚岩走过,你对我说了句:“快点跑!”,我那时真的跑得特别快,好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回到班级里还没过劲儿,变成了话痨,跟同桌老狗聊了剩下的两个自习,左手做了一个加油的动作,心里面是“复旦,复旦!”

在学校里见到你的时候,在你后面的话,我总是快步的超过你,并且路线向远离你的方向偏移一点,不敢跟你打招呼,却只想用这个方法引起你的注意。然后,补录那天,你喊了我一声,我愣了一下,抬头发现是你,招了下手,开始假装看手机来掩饰我的不淡定,心里却有个小手在比划着“Yeah!”的动作。

你还记不记得民安小区门口的那条路,我们在那里遇见过好几次,却一次也没打招呼。每次你都是和一个女孩子一起走过去的,我骑着车子僵在那里,等怯怯地抬起手想和你打招呼的时候你早已离开了,然后我尴尬着去志哥家补课。

2012年除夕那天晚上,我和同桌老狗两个人,推着车子走在实验门前的那条路上,再转进常遇见你的路口。有时候我宁肯绕远,也总要走那条路,老狗问过我,我说,我可能会遇上喜欢的人。可是,从那以后却一次也没遇上你。那天晚上,老狗从家吃完饭,喝的可能多了,陪我,准确地说,是我们在外面租了间教室上自习。是我记错了,他没喝。谁在大年三十晚上狂写数学卷子呢,可能是太兴奋了吧。我们在大马路上狂吼,喊我们的梦想。“Dog,这大年三十,没有人比咱们更努力了,努力就会看见美丽的风景。你上哈工大,我上复旦。初中我们那么优秀,高中,我们一样可以。咱俩互相帮助还怕谁啊。”老狗“啊”的一声大吼,吼出了心里的不痛快。我也吼,然后我喊了一声“三十”。老狗看着我笑了,他知道我喜欢“三十”,“三十”就是你。我说,高中毕业,我一定要追到“三十”,纵使无人的街头,我也不敢大声地,把你的名字,和我的“喜欢”连在一起。是不是害羞的有些窝囊啊!

思绪太多,理不清。记得你送我的纸钢琴,记得我把它们粘成“变形金钢”,坐在哪里也要摆上。总是掉,昕姐帮我捡了无数回,弄得她几次威胁我要把它撕掉,我都心疼得不得了。记得最倒霉的换座,因为考试,因为各种窜休,我坐在最南趟,你坐在最北趟,我总让老狗低头,我说影响我视线。他就不怀好意的笑,然后用笔头点我的痒处,然后我俩就开闹。

然后,我就用微博上的话安慰自己,男生在女生的左边的时候,会给女生一种更出色的感觉,所以,我总是这样安慰自己。等到下次再换座的时候,尤其是轮到我们组,我就会抢先去搬你的桌子,你坐在外侧,我怕别人把你搬到里面去,那样就离我远了。有时候你值日不下楼,我就叫慕梓喊排,没有你一点动力也没有。坐在床边的冬天,我总是喜欢开一小截窗户,昕姐总是骂我。有一回数学晚自习,我在上面的雾气上用手指头写了几个字,“赈早见琥珀川”,呵呵。也算是间接地向你表白一回。有一次说是有流星雨,我把窗户开到最大,然后我记得是一个老师把几个学生叫出去说自主招生的事,其中就有你。我准备好了愿望,假装身子移过去写作业,我等待流星许愿。许愿我上复旦,你考650+,管他能否成真,努力是一方面,迷信这方面也算上吧。

好多关于高三的回忆,好多关于你的回忆,数也数不清。选择现在写下这些,是因为我很害怕,你上了中央财经,去了北京会有许多比我好很多的人喜欢你,追你。我怕他们追到你。

写这封信,是想让你知道我喜欢你。可能喜欢一个人以后,他自己就会有所改变吧,我觉得我变了很多。变好了很多,呵呵。我觉得,喜欢一个人,不是非要整天手拉手一起逛街吃饭看电影什么的,那可能只是一种肤浅的喜欢,可能只是荷尔蒙大爆发,而不是真正的喜欢,不是源于心灵上的欣赏。有了牵挂,其实,便不用在意说些什么,做些什么了。这种喜欢是真挚而恒久的。

我没要你的手机号,是想在你的记忆里保留那么一点点独特。我是不是自作多情了?我喜欢你,这种感觉,就是我见不到你,就发疯地想,见得到你,反而不好意思说话。在家里挂QQ,一次次点开你的个人资料,刷新你的状态。绞尽脑汁地想要找个话题。这种感觉,就是你问我问题,我会没完没了喋喋不休,有时候还怕你不明白又画了张图给你。就是你向我借《目送》,我饭也没吃地骑回家,然后头发被吹成爆炸状。

一叶梧桐三秋雨,点点闲愁眷依人。这是你去大连参加自主招生时我写下的诗句。我的中心思想就是,让你知道我喜欢你。

还有,你那么优秀,什么大学都能表现的很好的!别再烦恼了,看看海吧。

有人说,暗恋是场哑剧,一说出来就成了悲剧。我想,悲剧就悲剧吧,至少我不会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