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近一阵子我一边在做毕设,一边在看阿雅的《奇遇人生》,你在微博上说过,喜欢这样能带给你力量的节目。我最喜欢春夏的那一集,追风者。我喜欢大自然,大自然的各种壮丽的美景,人们在追求刺激中,学会了敬畏自然,学会了思考生命。我觉得你和春夏身上都具有一种我很欣赏的品质,独立。不轻易妥协,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而且很坚定。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欣赏的品质。

还记得我们从洛桑比赛回来的ICE上吗?

明明比赛都结束了,你还在继续写代码,继续完善项目。你认真笃定的样子特别迷人,这也是我特别欣赏你的诸多品质之一。

我记得你有些腼腆地问我,可不可以把鞋脱掉。然后你把腿蜷着,搭在座位上,静静地躺在那儿。我就那样静静地看着你,一整夜。看着你睡着的样子,我感到内心前所未有的平静。我回想着几天来发生过的一切,都是甜美的回忆。

在我们去洛桑大教堂的路上,下起了大雨,你拉着我的衣袖。我简直开心的快要疯掉了,但我是个傻蛋,所以我表面上装作波澜不惊的样子,然后把伞又向你那边倾斜了一些。

比赛结束后明明你都很累的,却还愿意提着箱子和我转洛桑的市区,然后陪我去吃你不怎么喜欢的麦当劳,我们聊未来和人生。 你知道吗,我对你一直都特别特别欣赏。从我们第一次见,你给我们做的小饼。你什么事情都要一个人来,不求别人帮忙,那么独立。

我欣赏你的直率,你身上那股子男孩子气,你的真诚。

你拍的照片都很有意境,构图也特别有技巧,我想你一定是喜欢观察生活并热爱生活的。

你擅于倾听,我记得做那个lab的大多时间都很痛苦,我却特别喜欢和你一组的时候。因为你总是会等到别人说完自己的观点,并且真诚地进行讨论,从不敷衍了事。

你是那么的善良,在我最痛苦的那个时候,给我推荐北京的心理医生,发给我看viva la vida的网站。

我想,或许从欣赏到心动再到喜欢,只差一次对视的距离。我注视过你的眼睛,便再也难以忘怀。

从那以后,我总是思考些傻傻的问题。比如,我现在就叫你“冰冰”了,那以后如果我们在一起了,还有没有更亲昵的称呼呢?

我是个很蠢的人,虽然平时我咋咋呼呼的,在朋友面前好像能说会道,但真正遇到了喜欢的人却表现得特别的怯懦。许多时候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话,嘴变笨了,脑子也不灵光。好多时候你和我讲话,我表面看来似乎是不动声色,但内心早已经波涛翻涌。

和你相处的每个细节我都记得。我记得你说过约我出去“爬树”,还加了句,和你的室友也一起。但后来一直没有等到。我记得你说回了亚琛请我吃饭,但也没有等到。我回家的那个圣诞节是我最懊悔的一次,我看着你去滑雪。你知道我多么想和你一起吗?

我想和你滑雪,我想和你一起自习,我想和你一起吃早餐,我想和你一起坐公交,我想陪你回家。

我几乎每天都在想着你,睁开眼睛是你,闭上眼睛,也是你。听朋友聊天,聊的明明是和你不相关的事儿,也会在心中拐几个弯儿想到你。和你聊微信的时候我总是很胆怯。还记得我在希腊拍给你的照片吗?我总是想找些话题和你聊,但有时候我又怕对你造成打扰。有一次我在去麦当劳的路上,看到了一条沙皮狗人模人样地滑着滑板,滑稽得不行,我拍好了照片想发给你。明明照片都在聊天框里了,我却又删掉。有一次我看到Super C有一场免费的交响乐,我想单独邀请你去,但是又一次没有鼓足勇气,我就把海报的图片从和你的聊天框中剪切出来,发到了我们四个人的hotpot群里。你一定想象不到有多少个这样的时刻,我兴致满满编辑好了一大段文字或者图片,在想发给你前的一个刹那,被我的小情绪打败,然后又一个字一个字地删除。因为在我的心里,你好像是那种不怎么会聊微信的人,而且你的生活很丰富,只有生活匮乏的人才会微信秒回吧,我就这样告诉自己。

但喜欢是藏不住的也是等不了的,我决定去数据科学的课去看你。为了能早早地起床,前一晚我定了五个闹钟。第二天一大早,七点半我就提前到了教室。我先看了看教室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于是我就坐在外面等你,等到大概七点五十分你还是没出现,而其他学生陆陆续续地都进了教室。于是我决定也进教室了,我特地挑了一个无论你从前门后门进,我都能一眼看得到的位置。整整一节课,每次前门后门稍微有一点点动静,我都瞬间把目光扫过去。可是那天一整节课你都没有出现,我好像丢了魂儿一样。我不敢开口约你或者给你发微信,但我需要想一个办法来把我对你的喜欢传达给你,于是我开始给你画画。那副素描比我想象的还要难,我整整画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我每天一面盯着你的照片,一面画着你,想着一切美好的事情。我把画送给你的那个早上,在你来之前,我在心中演练了无数遍的对话场景,心怦怦跳个不停。小心翼翼地递到你的手里之后,我有些语无伦次,之前预演好的说话内容一股脑儿地被我忘个干净,但是我内心乐开了花,我看见心里的我原地转了个圈,比了个V的手势。

还记得吗,有几次我在info食堂碰到来佳和你,可是每次都是你们几乎恰好吃完饭。我既兴奋又沮丧,于是我就开始每天推算你的午饭时间。你通常一定在十二点之前吃完饭,而食堂是十一点半开门,于是我就连续几天十一点四十分准时过去排队。

你知道吗,自从我知道你在机房自习之后,那里就成了我的“阵地”。一开始的时候,我不敢直接下去自习,我怕我会盯着你出神,我怕我又紧张的语无伦次不知道和你聊什么好。我一般躲在bit或者图书馆里,然后通过推测你的午饭时间来制造与你“偶然”邂逅的机会。但是后来我发现,见不到你好像是一件更加难受的事情,于是我开始每天特别规律地作息。晚十一点睡,早上八点起,然后吃过早饭八点半坐公交准时在开门前到达机房。开始的时候我每天都特别开心,后来你有连续几天都没有去,我开始忍不住胡思乱想,反思自己是不是之前和你食堂吃饭聊天的时候说了什么错话惹你不开心了。后来你说你只是在忙一些事情,我的心里好像一块大石头落了地一样。

有时候我一个人会感到莫名的失落,然后我就会打开你的ins。我以前是不玩ins的,所以不是很熟悉它。你知道吗,有一次我想要看的仔细点儿,在屏幕上双击放大,结果ins里双击却是点赞。我当时慌张的不行,怕你以为我是花痴偷窥狂神经病什么的。但我又不敢取消赞,因为我记不清之前有没有点过赞了,如果点过,双击是不是会取消,然后我又点了一次,发现还是赞,然后我就又开始了一系列的胡思乱想。你的笑总是能带给我无尽的能量,只是翻翻看你的照片我的心情就会很好。以至于我现在只要在浏览器的地址栏里敲一个字母i,就会自动补全你的ins主页地址。

你曾经鼓励我,你说,我虽然经历了许多的痛苦,但还是站起来了。你知道吗,我回去把这话不知道想了多少遍,却再也不曾有初次听你说起时的那种安慰感。我终于明白,安慰我的或许并不是那些话本身,而是你。

我知道你很喜欢故宫,所以当那一天,你跟我说,如果我去北京的话你一定要带我去逛逛故宫,你知道我的心里简直要开出了一朵花儿。

一起逛圣诞市场的时候,我胆怯的不敢直接问Vinoth,所以我就间接地推测。他跟我说你们打算第一天去,我就跟他讲我也要第一天去。等到当天,他和我讲你们大部分都决定后一天去,当天去的只有Dala,Vince,Arijit和他。我知道没有你,就决定第二天去了。然后第二天去的时候,我一路几乎是小跑着过去的,心想着马上能见到你了。然后我突然听到你从背后喊我的名字,你告诉我你大概喊了我一路我也没有听见,你告诉我你知道我昨天会来,但你昨天却拼尽全力也没有赶上火车。我内心激动的差点儿没跳起来,好像又开出了一朵花儿。

圣诞节我回家了,我觉得特别不情愿,不是不想念家人,而是不想错过每一次和你待着的机会。我记得你在圣诞夜拍的科隆大教堂,拍的圣诞树,在跨年夜拍的烟火,我多么想那一刻瞬间飞到德国,然后站在你的身边,陪着你度过这一切时光。我甚至还有一点小嫉妒,嫉妒你精彩的生活里,却没有一个我。

我在国内基本除了吃好吃的,睡觉,然后就是想你。吃好吃的的时候,也想着和你一起吃,睡觉的时候,也会梦到你。我每时每刻都想问问你在干什么,想和你分享我的快乐和忧愁,想倾听你的快乐和忧愁。但我又会被没由来的自卑打败。我知道你有室友,你有与你发邮件通信的爷爷,有经常打电话的妈妈和姐姐,也有好闺蜜。会去健身会去工作。我总是自卑地觉得你的生活之丰富,好像没有任何缝隙可以容得下我的哪怕一句问候。塞林格说的那句话真没错儿,爱就是想要触碰却又收回手。

我是如此地想念你,所以尽管六号凌晨才到亚琛,但我第二天一大早就迫不及待地,赶公交,到info所的机房里,试图制造一个和你邂逅的机会。但你那天上午并没有去,我有些失落,中午吃饭的时候,一个人端着盘子坐在角落里,想着你。然后奇迹就发生了。我先是看到一双手,从袖口向上看去,是一件绿色的毛衣,然后我的目光继续上移,是你明媚的笑。就好像天使降临一样。我内心的所有阴霾一扫而净,我成了那天整个亚琛最幸福的人。

我喜欢听你唱歌,虽然好像次数并不多。有一次是我们从城市花园出来,走向去公交站的路上。另一次是在洛桑,我们从劳力士图书馆走出来的时候,你唱的《灯塔》,你说你是在《我是歌手》里听黄绮珊唱过的。我想你记得清楚,一定是这首歌对你有某种触动或者意义,于是回到家我在YouTube上听了好多好多遍。

关于生日那天,我真的很想对你说一句对不起。或许是过去的有记忆的十几个年头,都没有什么好的记忆吧。我总是止不住地去想未来见不到你的日子该怎么办。所以每次相聚,我心中好像都有一个倒计时,不断地减一,减一,不断地提醒我,好日子好像就要到头了。一想到以后有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我就怎么都开心不起来。你给我准备了蛋糕,我却几乎没怎么吃,而且在我们吃完之后,我还很不情愿似的把它拿回家。我真是个混蛋,大混蛋,光顾想着自己,没想到那是你的心意,也没有照顾到你的内心感受。我察觉到你的不开心,最后我们从咖啡馆离开的时候,你戴上了外套的兜帽,我以为你只是冷了,但我有留意到你对我躲闪的眼神。我选择和Vinoth同路,在等红绿灯的时候,我心里一阵绞痛。我瞥见你摘下了兜帽,或许你只是不想看见我吧。我和Vinoth在Ponttor的路口分别后,走得飞快,我想追上你的脚步,然后真诚地跟你道一声感谢,再补上一句迟来的对不起。“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那天的MIND游戏是我最开心的时候了,不是因为游戏本身多么吸引我,而是我可以明目张胆地直视你的眼睛。我喜欢你的眼睛,炯炯有神,仿佛里面藏着整个宇宙的星光。我喜欢你拍照时露出牙齿的微笑,特别美,怎么看也看不够。

我知道你是一个内心细腻的人,微博上,你“写在25的路上”的那段话,我看了真的有些心疼。我多想告诉你,我愿意和你一起体验这个世界上的种种,然后在你需要依靠的时候给你我的肩膀。尽管我有时候也会迷茫,但我想,这迷茫或许也是美好生命不可或缺的部分吧。我想热烈地体验生命。

我喜欢古典乐,喜欢文学和哲学,喜欢画画也喜欢唱歌,还有户外运动。这都是我在长时间的孤独状态中学会的同自身相处的方式。如果你不喜欢哲学文学或者古典乐也没关系,我坚信这不是我们之间交流的壁垒,相反,它们会成为很好的桥梁。我想走进你的精神世界,我也想把我的精神世界讲给你听。

Viva la vida的问卷上会让我们画出对生活的理解,春节那天零点我发给你的画就是我的答案。我觉得生活就是思念,是牵挂,是亚琛到北京7870公里的遥远的看不见的羁绊,是一切种类的爱所构成的关系的总和。

生活的意义可能远远不止如此,生活的伟大也正在于此。Viva la vida,La vita bella,生命万岁,生活真美好。我们只有尽情地去体验,去放声痛哭,放声大笑,勇敢去爱,全力奔跑,才能更加懂得生活。我想和你一起,探索生活的意义,体验生活中的一切。虽然前方的都是未知,但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觉得很美好。我想,最好的感情大概就是这样吧。两个人都用力地活,一起体验生命中的种种美好,不会因为对方进入了自己的世界而必须舍弃些什么,相反,我们彼此为对方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我们都成为了更好的自己。

我是一个有些敏感的人。我对生命的意义有种近乎执念的渴求。但人生是一个很大的话题,难免想到一些沉重的东西。但你知道吗,在这样的时刻,我只要一想到你,心里顿时感觉甜甜的。明明上一秒我还在思考加缪关于自杀的哲学性的讨论,而这一秒我已经在畅想和你在一起之后的美好生活了。可能深深地喜欢一个人就会自卑吧,我总是有很多的惶恐。我惶恐一旦你走近我了解我以后,会发现我的无趣,我的多愁善感。我好像处在了一个除了哀愁,一无所有的年纪。

你对我的意义,大概就是我生命里的一道光,一道促进我心里万物生长的光。所有的好的种子都在这时候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前阵子我在亚琛的雨季里,逛着大街小巷。你在北京,我走在哪里都想着你。我看着天上忽明忽灭的云,我看着湿气中欧洲的街道,我仿佛一直盯着那栋老房子,就能看见红墙绿瓦的北京。

你说过,你会收藏所有的票据。所有的车票,所有去过博物馆的门票,你有一个大大的盒子。希望你也会收藏这封信吧,它是你在我心里的居留卡,是无数次往返我内心的VIP门票。

不知道你听过宋冬野的《年年》没有,里面的每一句歌词都是我想说给你的话。我更想把它也唱给你听。

所以,你愿不愿意,给我一个机会,一个增进彼此了解的机会,一个让我走近你,可以光明正大地对你好的机会?或许你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突然接纳另一个人进入自己的惯常的生活可能会有些惶恐。但请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去证明接纳一个人的好。我是你冬天里的一条围巾,是你烦恼时的心灵垃圾桶,是你想依靠时的那个肩膀。我想唱歌给你听,我想逗你笑,我想要和你一起写代码,想和你讨论未来。我还想和你共度余生。

如果你选择拒绝我,也不必感到为难。普希金写过这样一首诗,我把其中的一段话送给你:

当你在孤独、悲伤的日子,
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
并且说:有人在怀念我,
在世上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



我希望你能拥有我的眼睛,这样你就知道你在我眼里有多么的完美了。